话题|昨日牛夫人今日小甜甜爱马仕的表到底什么水平?

  曾经,中国的腕表玩家心里都有一本帐,或者说一个品牌金字塔,为每个钟表品牌分门别类,划分出了高低。比如说“高奢品牌”、“亲民品牌”,或者“一类一等”、“二类二等”之类的三六九级,选择的时候先从档次着手,目标明确。

  但行业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持续发展的,总有搅局者加入进来慢慢地改变整个格局。就像里查德米尔,二十年时间飞跃至此。卖高珠首饰的宝格丽,用十年时间在超薄腕表的领域大杀四方。而同样是“时尚品牌”的爱马仕,财报显示:2021年腕表部门收获了73%的大幅增长,2022年一季度,涨幅依然达到62%。根据摩根士丹利联合Lux Consult的统计,爱马仕甚至已经藉此挤进了瑞士腕表品牌TOP20的行列。

  所以,爱马仕的腕表,究竟什么水平?对于那些喜爱爱马仕品牌的忠实粉丝来说,爱马仕的腕表,究竟值不值得买?爱马仕腕表业绩暴涨,是靠营销玩得花、还是靠先抑后扬的报复性消费?

  作为腕表行业内人士说句大实话,我觉得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爱马仕的腕表做得好,而且越来越好,就那么简单。

  有一定道行的读者都知道Vaucher,坐落于瑞士弗勒里耶的机芯厂,业内高端机芯的擎天一柱。它长年服务于里查德米尔、萧邦这样的实力派制表商,和它同属于山度士基金会旗下的帕玛强尼自然也是它主要的服务对象。那再说到Joseph Erard,就显得低调很多。其实这家扎根在瑞士勒努瓦尔蒙的表壳供应商从1880年开始,至今已经走过了144年的岁月,不断地为业界输送高端表壳,比较罕见的钽表壳也是它家的业务之一。另外还有拉绍德封的表盘供应商Natéber,生于1972年的Natéber从黄铜基盘到珐琅微绘的艺术效果、或者需要特别处理的木质盘面,它都能供应。这三家企业无疑是业界的幕后英雄,但它们背后其实还有一个大佬的影子,你猜是谁?所谓的“时尚品牌”,爱马仕。

  1912年是现在可以追溯到的爱马仕第一次参与腕表制作的时间,一切的起点都从它们给一块怀表装上了自制的表带开始。1928年,爱马仕和瑞士的制表商合作推出了自有品牌的腕表。在这两个阶段,爱马仕的确是腕表业的一员,但还没有走到舞台中央,可是以1978年为界,情况就截然不同。

  在这一年,爱马仕成立了自己的制表工厂,可以独立制造和组装腕表,这就意味着爱马仕彻底把两条腿都迈进了腕表圈。而到了2006年,爱马仕直接收购了Vaucher四分之一的股份,成了它的股东之一,并且在之后的七年里又陆续收购了Joseph Erard和Natéber,还是完全控股的。我们通常会根据腕表上用的零件里,自研自制的程度来作为评价制表商的重要指标,那今天的爱马仕在这方面表现如何?爱马仕钟表部门曾经的首席执行官Luc Perramond说,如果把大量控股的Vaucher也算上,自制程度就高达90%,只有指针需要外购。横向比较业内其他“高度自制”的品牌,其实占比也就在这个数字附近。这等于用一种毫无花巧的、实打实的方式直截了当地向你宣告,拥有几乎全套的制表能力的爱马仕已经成为了制表业的核心成员,这块业务也不是什么捎带着做一下充实门面的工具,而是花了血本精心布局的一方天地。

  把制造环节捏在掌心以后,爱马仕现在已经不需要在前期设计时掂量自己到底有多少资源,“我们的暂停时间、月读时光和漫游时光这三款腕表始终都是先有我们创意的想法、创意的设计,然后再去开发这样一个模块……在创意方面当然我是不担心的,一定会找到一个技术上的解决方案来体现这些新的概念”,根据爱马仕钟表设计总监Philippe Delhotal的描述,他们似乎处于一种随心所欲的状态。

  此时爱马仕 扎根时尚界的多 元化背景就给它们的腕表带来了独特的气质——各种“专业制表商”都难以企及的奇思妙想纷纷涌现,上文说的三枚“时光”腕表就是明证。

  “暂停时间”推出于2011年,一举拿下了该年度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的“最佳男装腕表”的大奖。它的盘面布局比较简单,中央时分指针、右下角的指针式日历就是明面上全部的功能要素。但如果你按下9点位置的按钮,魔法拉开帷幕,时分指针瞬间回到了几乎正午的位置,日历指针也会隐藏起来,时间“暂停”了。更神奇的是,指针的停摆没有影响到机芯的运作,只要再按下那枚按钮,指针又会回到当下的正确时间上。这个功能谈不上“实用”,但它流露出来的是一股通常在独立制表界才能找到的灵感迸发,让它显得如此特立独行,而且还是在高端技术的支撑之上实现的。它的三重飞返系统难得一见,相关的模块由知名的高端机芯厂Agenhor打造。

  这次的主要区别在于指针式日历被替换为小秒针表盘。但仔细看你会发现,秒针盘居然只有24秒(据说出自于爱马仕总部地址,巴黎福宝大道24号),它以每2分钟转5圈的速度划过,而且还是逆时针的!时间以非同寻常的方式流转着,不需要开启任何功能便能体会,相当有意思。它的基础机芯从之前的ETA换成了爱马仕自制的H1912,扩展模块依旧是Agenhor提供。

  月读时光推出于2019年。陨铁或砂金石打造的表盘上置入了珍珠母贝材质的月相,在上面又叠加了两个子盘面,分别显示时分以及日期。它的奥妙在于,两个子盘面会围绕着表盘中央旋转起来,每天旋转一小格,以此显示月相的变化。注意,12点位置的是南半球月相,这点和直觉相反,同时这块腕表的立意也和别家的作品有180度的变化,“在其它腕表上,月相通常算是细枝末节,但我想让它变成主角”,这就是Philippe Delhotal的设计初衷。腕表的基础机芯是自制H1837机芯,负责扩展模块的是业界另一家实力供应商Chronode,为了让两个表盘达到重量上的平衡,他们耗费了很多心力。

  毋庸置疑,爱马仕强调对于时间的“个人化”体验,把设计师对于时间的理解、对于腕表的看法给整合成自洽的作品。这种表达是非常“签名性质”的,就像每个人各具特色的笔迹,很难轻易模仿。在造型的细节上收获自己的风格并不难,我们可以从时标或者壳型上认出一枚腕表是哪家的作品,但要在更本质的层次上形成自己的语言,能做到的制表商少之又少,爱马仕就占去一席。

  漫游时光根据表壳的不同分为两个款式,分别是41毫米的铂金表壳配上黑色DLC涂层的钛金属表圈,以及38毫米的精钢表壳款。壳型的设计和之前的“时光腕表”非常相似,就像一块刚出炉的蛋糕,膨胀出来的表圈在延伸到表壳上以后马上收腰,让表壳看上去比实际要薄了一些。表耳部分也是同样的浑圆,而且上下两边的表耳并不对称,这种设计也是该系列的标志,它源于爱马仕的设计大师Henri dOrigny。有一天Henri dOrigny造访朋友的珠宝工坊,他拿起桌上一个圆形的圈,随意地叠在旁边一个方形的物体上,但没有放在正中间,它俩正好形成了今天这种表壳与表耳的关系,Henri dOrigny立刻意识到自己要的就是这个。

  腕表的表盘凝缩了这次的精髓。首先要明确,这枚腕表虽然在表盘的外圈罗列了世界上24个时区的代表城市,但不能同时显示它们的时间,只能同时显示两个时区,也就是说它其实是一款两地时腕表。 在表盘的12点位置,印刷字体明确地告诉了你,下方的圆弧小窗显示的是家乡整点时,那当地时分就靠子盘面来显示。按下9点位置的按钮,子盘面依旧可以旋转起来,子盘外缘的红色三角指针也会瞬跳向下一个城市,同时子盘上的时针也会以“一小时”为单位进行快调。也就是说,这次子盘的旋转动作对应了第二时区功能,如果你把表盘整体看作是地球,那随着你的旅行而变换位置的时分盘就像跟你一起漫游着世界。这种形象比其它腕表多加一根枯燥无味的指针就能实现两地时功能要生动得多,所以它能在佩戴者和腕表之间束起一根情感上的纽带,每到一地它都会给你鲜明的反馈,就像一个活生生的老友,你们一起走过了漫漫的长路。这不是外观设计的问题,而是关乎爱马仕对旅行的感受 ,非常“签名性质”的演绎。

  在漫游时光身上还藏着几处别致的细节。比如城市的名称当中出现了“24FBG”这个意义不明的位置以及生僻的“Samarcande(撒马尔罕)”。Philippe Delhotal说,“24FBG”表示爱马仕总部的地址缩写,而“Samarcande”是一座经常被用来给它们的产品冠名的城市。它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属于陆上丝路连接东西方的要道。通常的世界时腕表会选择“卡拉奇”来表示这个时区,显然爱马仕有自己的选择。而某些城市后面会加上“——S”、“——V”之类的字符,这是当地语言中“夏季”的首字母,它代表了夏令时。比如纽约,后缀当然对应的是英语“Summer” 。

  另外,表盘上用激光雕刻工艺制作出了和很多世界时腕表相似的世界地图,但只是相似,如果你凝神细看,会意识到这幅地图上的每个大陆都不是今天世界的模样。它的设计师Jérôme Colliard根据自己想象中的旅行绘制了这幅幻想的地图,然后用爱马仕的保留节目——马术的相关术语来给每个大陆命名 。这幅地图早已在它家其他产品上有过展示。

  虽然他说这只是他脑海中的一场梦,但话说回来,这个现实的世界在亿万年前也不是今天的模样,而是由地形风貌完全陌生的大陆构成的。盘古大陆、罗迪尼亚大陆、冈瓦纳、劳亚,爱马仕的这片幻想世界就像这些曾经存在过的陌生大陆一样,让我感受到了时间反射过来的辽远回响,它明显比当今世界更能挑起我的想象。

  回到腕表本身,基础机芯依然是自产的H1837,附加的“漫游时光模块”也是爱马仕和Chronode的又一次合作,该模块为机芯添加了122个零件。机芯的振频是28,800次/小时,动力储存是40小时。在夹板和摆陀上打磨出了爱马仕的“H”花纹,而且两两之间一阴一阳、一黑一白地排列着,在秩序里加入了一些变化, 避免了沉闷的观感。

  两种不同表壳材质、不同配色的腕表,防水能力都是30米水深,售价分别是175,300元和222,400元人民币,黑色表圈铂金款的价格自然要更高一些。朋友告诉我,第三种配色的漫游时光会在今年11月22日前后公布,希望没骗我。

  其实,爱马仕并不以“专业性”自诩,“要知道我们爱马仕不是专业的制表师,也不是专业的复杂功能的设计师,我们爱马仕主要是希望给大家带来惊喜,带来畅想。”Philippe Delhotal知道自己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爱马仕坐拥业界顶流的生产研发实力,和大家印象中的“专业制表”、“豪华品牌”相比也丝毫不落下风,但又不过分依赖技术,转而从自身广博的文化背景里发掘出自己的设计风格、表达自己的时间观念、带来气质独特的高端作品,这种全力以赴的态度远远不是“时尚品牌”这样轻佻的说法所能涵盖的 。如果你只是想消费它家的手袋、围巾,那就当它只会做“时尚腕表”也没关系,但假如你想正儿八经买一块优质的腕表,爱马仕值得你认真对待。